您的位置:首页 > 期货资讯 > 玉米
 玉米:疏通“堰塞湖”去库存如何兼赢“升机”
    2004年的2月8日,中央一号文件开始聚焦农业话题,至今已连续十一载。十年磨剑,虽未练就一剑封喉,但回首中国玉米入列国家调控名册的几年,市场人士感慨颇深。政策,犹如一只看不见的手,无时无刻不通过其特有的对于市场库存的分布、粮源的调度、资金的分配、出入境的政策权限管理等方面,对国内玉米市场进行多角度、多层级的调控。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号文件作为国家顶层设计思想的延伸,市场人士,不管是贸易直接的参与者,玉米的生产者与消费者,还是由此衍生而来的信息的输送者等,都见证了一号文件对于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连续聚焦和层层跟进。

  十年转型:免税+补贴

  历年来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都作为被市场高度期待的利多支撑因素而存在。回顾国家粮食调控的历史,自2004年开始,中国逐步启动实施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等粮食价格支持措施,农民的收入与玉米市场价格也同步水涨船高。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拥有13.6亿人口的大国,如何能够让占比接近7成的农民既增产又增收,如何让农民成为一个体面的职业,如何让中国的农业发展历程,在资源约束日益凸显,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速发展的关键时期,发挥积极的作用,为国民生活、经济平稳快速发展保驾护航,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从2006年中国全面取消农业税,到2014年国家深化农村改革、支持粮食生产、促进农民增收50条政 策措施发布,层出不穷的扶持政策,无疑都是一个宗旨,那就是保护农民的利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促进中国粮食生产健康、稳定发展。

  免税+补贴,这不仅仅是对中国传统农业税征收体制的彻底颠覆,也是中国农业生产生活方式的一次完美转型。而中国对于新型现代农业经营体制的探索也没有就此止步。

  自2004年以来连续11年聚焦三农问题的一号文件,也处处体现与时俱进的灵活思路。市场人士能够体会出国家在出台政策时,是经过了大量的市场调研,并且能够结合当下最有热度的议题给予指导和辅助。比如2014年的一号文件,就提出了新意———目标价格补贴制度,并将新疆棉花和东北大豆作为试点。而考虑到国家粮食安全的层面,中央也提出了“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战略性方针。同时也是配合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在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方面也做出了明显的调整。

  不和谐的市场现象

  如果说粮食市场化改革始于2004年,我们则习惯把2008年作为国内玉米市场一道重要的分水岭。

  除了在行业调控手段上的区分,2008年也叠合了相对复杂的市场背景。当年爆发了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在2008年之后,中国为了刺激经济而发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

  从单纯的提高粮食产量,到对行业和产业进行多元的活化,一号文件对于中国农业发展进程的推动作用,市场有目共睹。但同时,伴随政策性调控过程的不断深入,一些不和谐的市场现象也随之出现。

  与大库存现象一样,中国的粮食价格体系在演变的过程中,也曾面临被扭曲的尴尬。以玉米价格为例,国家自2008年开始对玉米实施保护价收储机制,视为防止谷贱伤农。但市场价格在运行过程中,出现人为的囤积居奇,挺价、跟涨,无视市场基本供求关系,脱离基本的市场判断,个别买卖主体待价而沽,常常导致国内玉米市场出现阶段性或者区域性供求失衡,量价关系被打破的同时,往往就是市场价格的暴涨暴跌。受损的多是作为生产者的农户和作为最终承接方的消费者。

  在推进中国农业市场化改革过程中,一些从业人员囿于自身素质,对国家出台的政策初衷理解不到位,只顾眼前一己之利而罔顾国家大局。而当国家某些政策出现微调时,又存在歪解、误解的现象。从业者社会责任感的缺失,提醒施政过程中要进一步扎牢扎紧监管“篱笆墙”。

  去库存化当计长远

  纵观中国玉米价格的运行轨迹,还是能够很好的体现保护农民利益这个最大的初衷。但是当下不得不面临一个较为实际的问题:中国玉米市场或将面临为时不短的去库存化过程。

  根据中国玉米网对东北、华北和西北产区数据的修正以及对最终产量数据的调研,可以确定的是,目前中国玉米的总产量已经达到2亿吨的水平,而结合去年的结转库存,今年的总供应量或将达到2.8亿吨,在减除今年的消费数量之后,最终的结转库存也将创中国玉米结转库存之最,达到1亿吨以上。

  另一层面,由于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市场蛋白消费下滑,社会 购买力下降致屠宰行业资金趋紧,导致饲料养殖行业、企业资金周转率慢,行业活力下降。对于目前中国玉米销区已经形成的卖方市场,大家已多有共识。因此当销售的玉米滞留无法成交,又或者屠宰企业或者养殖户无法顺价销售,就势必影响行业、企业或者贸易商的正常回款。

  针对去库存化过程,国家相关部门已经给予明确方向和时间表,相信监管决不会失之于宽软。另外,具体行业具体分析,对实施集团化进程的行业,或者要进行战略性转型的企业,必要的时候,提供具体的有关方向、资金、技术、人才培养等大环境支持,助力其加速结构调整。我们追求的不仅仅是结构性调整耗时短,也在于对调整过 程中每个细节的把控,为长远发展准备。

  我们认为,中国农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将由粗放式的小农经济向规模化、集团化、产业化的现代农业过渡。契合国家对三农工作的方针,国家政策在调整设立之初,仍需保农户利益为先。这也是从长远的角度出发,稳定价格,稳定市场,稳定民心,进而稳定国情。

  政令剑出中南海,一号文件再出发。前一个十年,已经成为过去,下一个十年,仍然任重而道远。我们不是旁观者,而是这个特殊重要时期的创造者与亲历者。我们希望也期待着,在下一个十年,我们能够和市场其他人士,共同创造并继续书写出中国农业发展史上更加辉煌的一页。

瑞奇期货 版权所有   ICP备案:赣ICP备15006248号
地址:南昌市广场南路333号恒茂国际中心A座6层   邮编:330003   传真:0791-86663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