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期货资讯 > 农产品
 永和大王的国产大豆生意经 豆浆大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国产大豆的产量虽然逐年减少,但至今没有出现断崖式的败退,要归功于豆制品的强力支撑。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中国牛奶行业是最大的输家,行业龙头企业蒙牛乳业、伊利股份损失惨重,历经几年时间才慢慢恢复元气。   而当牛奶让人闻之色变的时候,作为牛奶危机的最大受益者,豆浆产业快速崛起。包括豆浆在内的豆制品,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销售额翻倍,越过150亿元关口;豆制品销售额上亿元的企业从17家猛增到约40家。   在豆浆行业发展的黄金时间里,龙头老大维维股份却出人意料地一头扎进牛奶和房地产业务,白酒和煤炭经营“齐飞”,让人大跌眼镜,也为益海嘉里、永和大王等豆浆“后来者”在这个市场大展拳脚提供了机会。   豆浆井喷   在上海宝山区的一家甘其食包子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该店每天卖出自有品牌的豆浆300袋上下。这家2009年才创业的中式餐饮连锁企业,在杭州、上海等地已开出150家以上的门店,每袋豆浆2元,按照每家门店每天销售300袋的水平推算,每年仅豆浆即可带来3000万元营收。   这家甘其食包子铺所在的路上,前有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肯德基和东方既白餐厅,还有提供餐饮的全家便利店,后有价格更加接地气的超比馒头店,无一例外,上述所有餐饮场所都提供豆浆产品。   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中国从北到南的餐饮企业,特别是中式餐饮企业的遍地开花,为豆浆产业发展提供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豆制品专业委员会回复本报记者称,目前我国豆浆的消费量(以干豆计)应该在120万吨左右,以上数据涵盖了消费者在家自制豆浆以及散装豆浆的消费量。其中家庭自制的豆浆消费量约占50%,大量家庭自制豆浆,让生产豆浆机的九阳股份成为了中国股市的一大传奇。   在豆浆的工业化生产方面,2012年,中国豆制品专业委员会对豆制品行业规模企业(年销售额上千万元)进行分类统计,根据统计结果,豆浆类产品(以使用大豆计)2012年为31.8万吨(2011年为29.22万吨),2012年是2011年的1.09倍。其中液态豆浆2012年13.9万吨,2011年为11.23万吨;固态豆浆粉2012年17.89万吨,2011年为17.99万吨。   豆浆在内的豆制品井喷,让危如累卵的国产大豆看到了一线生机。在国产大豆的主产区黑龙江,以国产大豆为原料的食用油加工企业,由于进口大豆加工食用油更具优势,黑龙江油厂常年大面积停工,进口大豆的数量最近5年从3000余万吨激增至6000余万吨。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自2009/2010年以来的四个市场年度,中国大豆的产量分别是1498万吨、1510万吨、1448万吨和1280万吨。   国产大豆的产量虽然逐年减少,但至今没有出现断崖式的败退,要归功于豆制品的强力支撑。   国产大豆在含油率上只有16%左右,进口大豆含油率可以达到19%甚至更高,要比加工食用油,国产大豆没有优势。不过,国产大豆蛋白含量高于进口大豆,而且有非转基因的卖点,做成豆浆、豆腐等豆制品,产品可开发的附加值远大于榨油。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豆制品专业委员会称,2008年至2012年,我国用于食品工业的大豆量分别约为900万吨、950万吨、1000万吨、1050万吨和1100万吨。每年用于传统豆制品加工的大豆约占食品工业用豆的50%左右;用于直接食用的约占30%;用于其他食品加工的约占20%。以2012年我国国产大豆产量1280万吨推算,约有80%的国产大豆用于大豆食品行业。   豆奶企业快跑   上世纪90年代初,“维维豆奶,欢乐开怀”的广告语响彻大江南北,维维股份很早就建立起了全国性的品牌形象,成为豆奶领域的第一品牌。   2008年三鹿事件爆发引出的发展机遇期里,与其他品牌的突飞猛进相比,维维股份往前走的步子却略显缓慢。   2008年至2012年的5年里,维维股份豆奶(2011年开始,维维股份将豆奶粉、豆浆粉及嚼益嚼合称为固体饮料)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0.61亿元、8.95亿元、11.30亿元、13.06亿元和13.65亿元,营业收入增长幅度与对手相比,速度慢了很多。   益海嘉里2008年下半年收购已陷入停产的黑龙江大豆食品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当时豆奶粉的产能是6000吨,只有一家位于佳木斯的工厂。而目前除了佳木斯工厂,益海嘉里还新建了秦皇岛和上海工厂,豆奶粉产能增加至2万吨,市场份额跃升至10%左右。   1995年,永和大王在上海开设第一家餐厅,专卖豆浆、油条。发展至今,永和大王已经在全国15个省、直辖市的44个城市,拥有超过300家餐厅,豆浆成为其招牌产品。控股永和大王的菲律宾快乐蜂餐饮集团野心勃勃地宣称,要成为中国市场第一中式快餐企业。   在豆奶粉领域,维维股份仍然占据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每年有7万多吨的销量,却保守有余,进取不足。业内人士分析,除了维维股份进入白酒业、房地产业等领域导致分心之外,维维股份豆奶业务不被看好的原因在于,它的影响力主要在零售市场,即2C领域,因为起步早,销售渠道覆盖较为充分,但接受冲饮型豆浆的消费者数量有“天花板”。这些年,中式快餐店、烘焙店发展迅速,对豆奶粉需求旺盛,对于这一块的2B市场,维维股份没有多少作为,益海嘉里在这一块则如鱼得水,短短数年间,已成为2B市场的领导者。   相比豆奶粉市场,液态豆浆饮品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豆制品专业委员会向本报提供的材料显示,液态豆浆增长较快,豆浆粉的增长基本趋于平和。液态豆浆生产企业投豆量普遍增长幅度较大,如祖名公司增长了20.39%、豆豆集团增长了22.56%、上海张小宝公司增长了42.86%、太原金大豆公司增长了20%、南京果果增长了41.67%,维他奶则增长了近3.5倍。   液态豆奶在2009年成为黑牛食品的主营产品之一,当年营业收入只有0.57亿元,到2012年,液态豆奶的收入猛增至3.26亿元,超过了豆奶粉3.24亿元的收入。   不过,在这一领域,要想成为王者,需要做的事情还有更多。   永和大王的国产大豆生意经   [永和大王看似自讨苦吃,实际上却将原本路边小摊仅几毛钱一杯的豆浆卖出了5~6元的高价,显然,在付出高成本的同时,永和大王也获得了高收益,并且还带动了其他相关产品的销售   在我国对进口大豆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国产大豆的出路成为一道难题。   今年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2013年12月全国进口重点商品量值表》显示,我国2013年全年进口大豆6338万吨,较2012年增长8.6%,再创历史新高。   与之相对的却是国产大豆面积的下滑。在我国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已从2005年最高峰的6323万亩下降到2013年的3105万亩,8年间减少一半。   “中国本土大豆市场低迷,价格与美国进口大豆相比没有优势。未来可能的出路就是开发新用途,例如做成食品豆等。近来转基因争议再次趋热,这或许也是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一个机会。”有分析人士如此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实际上,相比进口大豆各种转基因品种,国产大豆虽然由于成本劣势节节败退,却凭借非转基因概念成为商家的卖点。   豆浆生意经   豆浆作为中国传统早餐饮品,营养价值为全民认同,其“健康饮品”的形象也深得中西式快餐商家的重视。在“豆浆门”事件后坚称售出的每一杯豆浆都为现场磨制的永和大王更是始终将自家的现磨豆浆奉为拳头产品。走进永和大王门店一定会发现每一张餐桌上都贴上了写有豆浆均为“每一家餐厅现场磨制”、“不添加任何食品添加剂”以及“东北一级非转基因大豆”三项承诺的宣传标语。   为探究永和大王的三项承诺能否落实到位,记者应聘进入位于上海市兰溪路的一家永和大王门店,在此期间,记者发现永和大王所使用的大豆均由总部统一采购、检验,委托专门从事低温物流的上海继根物流公司冷链配送至每家门店。包装上标示大豆产自黑龙江八五七农场,供应商为隶属于光明食品集团下专门从事农产品[0.36% 资金 研报]贸易的上海都市生活企业发展有限公司。配送到门店的大豆会与大米、糯米等一同被存储于门店值班经理的办公室内。   门店的厨房内配备豆浆磨煮一体机,每天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将泡发后的大豆进行清洗和筛选,倒入一体机中磨制成生豆浆,然后在烹煮锅中进行煮熟以及保温存储,工作人员会同时进行搅拌与去沫。煮熟的豆浆经历过滤分装的程序后才会供应给食客。   由于周边竞争的各类中西式快餐店铺众多,兰溪路门店的客流量并不理想。根据实际销售情况,该门店每天平均售出现磨豆浆200至300杯,每杯豆浆约400ml。门店现磨豆浆售价为每杯5至6元,日销售额约在1500元。按照一斤大豆磨制5杯豆浆的出浆率,门店一天消耗大豆的数量约在40至60斤。目前市面上适合磨制豆浆的优质东北大豆零售价格约为4元/斤至6元/斤不等,每杯豆浆的原材料成本在1元左右。   永和大王在全国共有310家门店,考虑到城市、选址、淡旺季等影响,推测每家门店日平均销售现磨豆浆300至400杯,若所有门店均切实履行承诺采用现场磨制豆浆,永和大王全国门店每天预计消耗大豆约2万斤。仅现磨豆浆这一产品日均销售总额就约为50万至60万元,原材料大豆成本约为10万元。   高成本带来高收益   以此计算,现磨豆浆的利润可谓十分诱人,可实际情况远没有数字这么漂亮。因为现磨豆浆除了原材料大豆的成本,一杯豆浆的成本中还包括白砂糖、水、电、房租、人工成本等。   永和大王在给记者的采访答复中表示,永和大王的现磨豆浆使用的是非转基因大豆。永和大王方面也承认,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比进口大豆的价格要更贵些。此外,现磨豆浆也将增加成本,现磨豆浆除了黄豆的食材成本,每家餐厅都设立了将近十平方米的独立磨浆房,再加上专门的员工按照传统工法制作豆浆,租金成本与人工成本使得永和大王现磨豆浆的产品成本相对较高。   除成本因素外,现磨豆浆的销售还受时间段的影响,这也是豆浆产品市场发展疲软的重要原因。在中国的传统饮食习惯中,消费者更倾向于在早餐时饮用豆浆。永和大王除豆浆和油条两种产品外,其他早餐产品在上午10点后就会停止供应,替代的为各类正餐饭、面食的销售。记者在永和大王兰溪路门店发现,尽管现磨豆浆实行的是24小时全时段供应,但早餐时间仍是一天中现磨豆浆销售情况最佳的时间段。正餐时间段里,现磨豆浆降价搭配各种饭面的促销活动似乎也预示着豆浆产品难以避免“时差”尴尬。   永和大王看似自讨苦吃,实际上却将原本路边小摊仅几毛钱一杯的豆浆卖出了5~6元的高价,显然,在付出高成本的同时,永和大王也获得了高收益,并且还带动了其他相关产品的销售。   在现磨豆浆带动下,永和大王开始了高速扩张,永和大王自1995年在上海开设第一家餐厅以来,经过18年的发展,已经从一个大家公认做豆浆油条的早餐场所,演变成拥有饭、面、汤、点心、饮料等50多种产品的正餐用餐场所。永和大王方面向记者透露,目前在全国40个以上的城市有超过300多家餐厅,今年预计开设新餐厅100家,2013年的业绩增长已超过10%。   永和大王方面向记者坦言,现磨豆浆一直是永和大王的明星产品,豆浆的售卖量占所有产品售卖量的10%左右,近几年现磨豆浆的售卖量以每年10%~20%的速度增长。   国产大豆新出路   “国产大豆的出路还是光明的,中央1号文件出台后,政府也在通过市场化的手段鼓励农民种植大豆,扩大国产大豆播种面积,不仅永和大王,很多食品和餐饮企业在黑龙江都有种植基地或是与当地有合作。”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表示。   目前我国国产大豆用作榨油与饲料的不到10%,大部分都用作食用油以外的食品加工。王小语告诉记者,我国进口大豆主要用来加工成饲料或是榨油,转基因大豆不能直接做成食用油外的食品。   “虽然我国对进口大豆的依存度高达80%,但从消费者意向调查来看,消费者还是更倾向于购买非转基因大豆。”王小语表示。   目前,我国大豆加工产能严重过剩,去年大豆加工产能达1.3亿吨,而实际需求只有6000万吨。我国大豆加工企业中外资或外资参股控股的企业占比超过60%,这些企业的产能就有8000万吨,已经超过了国内需求总量。   “国家采取收储政策保持大豆价格不至于大幅下跌,但也导致东北大豆相比美国大豆缺乏价格优势,在食用油与饲料领域缺乏竞争力,企业用东北大豆的很少。随着当前转基因争议再度热烈起来,因为转基因大豆不能直接走上餐桌,餐饮领域或成为国产大豆的新出路。”有农业分析师如此告诉记者。
瑞奇期货 版权所有   ICP备案:赣ICP备15006248号
地址:南昌市广场南路333号恒茂国际中心A座6层   邮编:330003   传真:0791-86663506